海棠文学网 > 女生小说 > 魔尊大人请接嫁 > 第三百九十六章 惨烈战斗……(完)

第三百九十六章 惨烈战斗……(完)(1 / 1)

李坚白眉头皱了皱问道:“无痕,你不回魔族在这里做什么?”

“我当然是来等你们的,这有什么奇怪的吗?”夜冥说着便站起了身。

没错,他就是夜冥绝的弟弟无痕,天生地养魔。

“从哪来回哪去,别想对悠悠不利!”李坚白说完便朝着门外走去。

而此时的夜冥绝和墨龙天打的昏天暗地,可是现在的夜冥绝只是一级魔尊,与墨龙天的战斗力实在相差太大。

墨悠悠在那里动弹不得,但是看着一轮决赛战斗,她的心都提起来了。

嘶声力竭地喊着:“夜冥绝!快走,不要留下!”

然而夜冥绝却头也不回的,一边战斗一边回答:“悠悠,此生都不可能离开的,生死一起!”

魑魅魍魉早已经被打翻在地,先前的夜冥绝为了破开这个空间,已经耗费了大量的能量。

此时面对墨龙天,战斗力几乎是无人能阻挡,这么多年以来,唯有他拥有着最好的修炼资源,不停的成长。

本身这些就是再度重生而来,所以能量又如何与他相提并论。

最终一剑刺入了夜冥绝的胸膛,将其从空中打落,魑魅魍魉捂着自己的胸口,不断的着夜冥绝的方向靠近。

可是它们已经没有了战斗力,躺在地上,绝望地看着主子被打下来。

落到地面的夜冥绝就在墨悠悠的边上,侧头突出一口鲜血后转头看向墨悠悠。

“悠悠不哭,我没事,不疼!”

看着他胸口不断的往外流着鲜血,我悠悠知道这样的伤势是她无法治疗的。

如今的空间打不开,夜冥绝又受了重伤,它们被封闭在这个角落里,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。

原本所有的策划,可是到了最终都是一场空,原本以为可以做到的,但是到最后依旧人算不如天算。

夜冥绝伸手去拉墨悠悠的手,轻轻的抚摸,像是想要尽量安抚她。

现在的自己真的好没用,只是一级魔尊就算是三级魔尊,没有办法恢复到顶峰,也不是墨龙天的对手。

他惨然一笑道:“悠悠抱歉,最终还是没有护住你,我以为我可以的,是我的无能,无法护你,安然无忧。”

墨悠悠鼻子一酸,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,一直摇着头:“不会的,夜冥绝没有我的允许,你不准死!”

“听到了没有?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你死。”

可是夜冥绝眼中却出现了无奈之色,因为身子早就已经由不得自己了。

如果可以多想陪着悠悠走下去,但是力量限制了,有心无力。

就在这时,墨龙天临空而立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笑道:“能看到你们如此深情的一幕,当真是感动不已,为了成全你们,我送你们一起下地狱如何?”

“哈哈哈…不对,我应该先将这个天之骄女送下去,你一个一级魔尊竟然胆敢来挑战我,当真勇气可嘉,我就送你一个特殊的礼物,看着你心爱的人死在我的面前!”

“他的九转神功早已过了九世,多一世都没有,就算你这个天生地养的魔尊,也逆转不了一切!”

“你们让我家破人亡,我便要你们痛苦死去!”

说着他便朝着墨悠悠,打去一道灵力,夜冥绝翻身直接滚到了她的身上,替她挡住了这一击。

墨悠悠现在好像除了流眼泪,什么也做不到,空间里面的三个小家伙依旧在拼命的觉醒中。

它们的身体已经有了开裂的迹象,但是谁也没有停下来。

阿里斯看着天空,眼中都是凝重,不知道为什么,今日就感觉特别的压抑。

好像整个空间都有着惶惶与不安,让所有人都仰望着天空,期待着那个身影的出现。

只可惜没有人出现,空间安静的诡异,每个人都捏紧了拳头。

因为这个空间是在墨悠悠体内的,所以他那边出现了伤害,这边也会有所动荡。

以往只要空间有动荡的时候,那个人都会出现,站在天空凌空而立,告诉他们一切都好,不必担忧。

可是现在自始至终都没有人出现,他们等待的那一抹身影,始终没来。

夜冥绝倒在墨悠悠身上突出一口鲜血,无力的靠着她的肩膀。

声音十分虚弱:“悠悠不哭,看了疼……”

魑魅魍魉在那里绝望地喊着:“主子!”

墨悠悠最终是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,晕了过去,双手依旧是紧紧的,抱着夜冥绝不曾撒手。

这一刻她无比的憎恨,憎恨世道的不公,憎恨墨龙天,希望能将他碎尸万段。

夜冥绝又一次在自己的面前受伤,这样的他根本就不可能逃离。

墨悠悠痛,墨悠悠恨。

夜冥绝看着昏过去的墨悠悠,眼中都是心疼之色,缓缓伸手,抚摸着她的脸颊:“悠悠,好好睡吧,睡起来了一切都没事了。”

说完这话,他便闭上了眼睛,他脑海中的魔气哈哈大笑起来。

尖锐幽森的道“怎么样?需不需要我的帮助?如今没有我,你可过不了这一关,你心爱的女人就要死了呢!”

深思中的夜冥绝身穿黑衣凝视着那一团黑色的雾气,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。

“好,那便如你所愿!不过你必须答应我,不得伤她分毫!”

那黑色的模具哈哈大笑之后答应了:“只要能让我存活于这世间,掌控自我,留下一个小丫头也无关紧要。”

得到这个保证,夜冥绝缓缓闭上了眼睛,一滴晶莹的泪珠落了下来,眼神中出现了决绝之色,接下来缓缓走向那一团魔气直接伸出了手,默默闭上了眼睛。

就算把自己的灵魂献祭给魔又如何?只要能护她周全,所有的艰难都由自己来背负吧!

我的小丫头从今日开始,你会平安无忧,只是我再也不能陪你了。

心中默默说完这句话后,夜冥绝决然地摸上了那一层魔气。

而墨龙天看着两人都躺在那里不动了,得意的笑了之后,便抽出了自己的长剑,准备给他们来一个透心凉。

就在这时空间有了波动,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妇,撕裂空间走了进来。

边上还跟着一个身穿黑袍的人,将自己包裹得很严实。

在看到这三人出现的时候,墨龙天眼睛猛然就亮了,随后打出几个口诀,将整个空间封锁的更死。

“哈哈,我等你们很久了,今日我便让你们有来无回!”

那长相清秀的男子正是墨悠悠的养父,而他身边温婉的女子就是她的养母。

这二人修为了得,但是与面前的慕容天相比,还是差了许多。

在他们这个年纪能够成长到这样的境地,已经算是天赋绝佳。

而墨龙天警惕的看向那个黑衣人:“妖皇事到如今你还要继续隐藏身份下去吗?”

“若是继续掩藏下去,你女儿恐怕就要死于我手中了,你筹划多年还是让她落到了我的手里,是不是特别的惊喜,特别的意外?”

身穿黑衣的人还还拿下了自己的伪装,一件黑袍被丢到边上。

此时的他身穿一袭白色纱裙,脸上戴着庄严与温婉,脸竟然与墨悠悠有七分的相似。

只不过相比墨悠悠来说,她稳重许多,并且身上带着沉淀的成熟。

眼神疼惜的看着躺在那里的女儿,好不容易让她成长到如今,却不想提前被墨龙天找到了。

闭了闭眼掩盖住眼中的疼惜,右手一挥,一把银色的长剑出现在手中。

她猛然双手抬起一声怒吼之后,背后出现了九条雪白的尾巴,不断的晃动着。

一双眼睛变成了幽蓝色,凌空而立,冰冷的看着面前的墨龙天。

“这么多年了,你依旧不愿意放过她,神族让你弄的乌烟瘴气,我们妖族一直不出,既然如此,那边分个高下吧!”

“今日我是不会再让你动她分毫的,墨龙天,你我之仇不共戴天,你害得我夫君昏迷不醒,害得我女儿来回九世!”

“这残夫害女之仇,如何能平!”

面对他的愤怒墨龙天仰天长笑:“哈哈哈!你以为你还是曾经的妖皇吗?这么多年来,为了你女儿,你已经耗费了太多,早就不是我的对手了。”

“若非如此,我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动手?要怪只能怪你女儿太过心急,她还是那么自大,以为带着一片大陆的人就可以收服我。”

“来到这万界之巅,还不断的与各个势力连接,我现在若是不出手,怕是以后整个万界都会来讨伐我了吧?”

“妖皇今日我不在,要除了你你的女儿,我要将整个神族送下地狱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任何人好过的,我要杀尽这天下人,我要他们为我的妻儿陪葬!”

妖皇缓缓闭了闭眼,再度回头看一下女儿,最终提着银色的长剑朝墨龙天攻去。

九条狐狸尾巴也不断的朝着墨龙天攻击,但是对方竟然有了龙尾,将她的尾巴死死的挡在外围。

战斗在这时打响,就连墨悠悠的养父养母也飞身上前,但是他们的力量对于墨龙天来说实在相差巨大,一炷香的时间,两人便被拍飞在地。

躺在地上看着空中的战斗,他们也显得那样有心无力。

“夫君悠悠成长的这么快,这么多年我们为她奔波,都忘了多久没见家人了,你后悔吗?”墨悠悠的养母说完这句话突出一口鲜血。

边上的男人伸手将他搂入怀中,眼中都是疼爱之色:“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,只不过让你一直跟着我过这样打打杀杀的生活,是为夫没有保护好你。”

墨悠悠的养母摇了摇头,终是没力气说再多,如今的战斗已不是他们能够改变的了。

至于妖皇,能不能与墨龙天分出个高低,已经没有任何悬念,因为她已经处于下方。

这些年来,她在背后做的太多,失去的也太多。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,为了自己的女儿几乎是修为散了三成。

而墨龙天现在是最佳状态,所以她们的战斗不会持续多久的。

想想多么的不甘心啊,挣扎了那么久,想要护一人周全,到最后依旧是失败了。

在。一个时辰之后,妖皇最终目的被一掌拍下,落地后捂着胸膛单膝跪地,根本就站不起来。

身后的白色纱裙不断的飘扬着,和尾巴一直晃荡,她的血是金色的。

就在这时墨悠悠身上的夜冥绝突然间爆发,痛苦的怒吼一声。

魑魅魍魉赶紧回头去看,就见自家主子站起来了,他们惊喜的瞪大眼睛。

可是很快,眼中都变成了痛苦之色。

主子缓缓起身转过头的时候,她们看清楚了他的面容。

此时的夜冥绝也经里都是红色,眼睛周围带着一条条的红色斑纹,额头的青筋凸起就如同一个怪物。

他的眼神中没有任何情意,嘴里不断的发出吼声,就如同是一只发怒的野兽。

妖皇大喊一声:“快!藏起来,他已经没有自己的神识了,随时会大开杀戮!”

说完这话,仅凭自己的力量,一下子把地上的几个人全部拖起扔到了另外一个隐蔽的院子里。

杨清清在角落里面被这一幕早就已经吓呆了,在听到妖皇喊声的时候,毫不犹豫直接从边上的狗洞钻进去了。

墨龙天看到二度魔化的夜冥绝,不由勾唇笑了起来:“真是没想到,你竟然愿意将自己的神职全部出卖给魔,没到达那样的能力,竟然还想要控制那样的力量,简直是不自量力!”

然而满眼通红的夜冥绝,猛的抬起头,嘶吼一声便朝着他攻去。

虽说现在二度魔化,但是夜冥绝依旧不是墨龙天的对手。

这一场战斗维持了一天,但最终还是被打倒在地,夜冥绝眼中出现了畏惧之色,看着一步一步接近的墨龙天,缓缓撑着着手往后退。

“我不是夜冥绝,你完全没有必要杀我!”

墨龙天能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夜冥绝,正确的说你是曾经他的心魔,能修炼出自己的意识已经算不错了。”

“只不过你的存在永远都是一个祸害,二度为魔的你,我都如此难以搞定,又怎么可能给你继续成长的机会?”

“你与夜冥绝之间早已达成共识,所以不完成他的心愿,你是不可能自由的,随时都有可能被夜冥绝反掌控,所以你就算现在离开以后,依旧会按照他的意愿来杀了我。”

“我墨龙天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,不过今日能够将你们就此感觉以除后患,当然是最好的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天助我也!今日还差几个人,你便在那里等着吧!”

说完直接射出一道灵力朝着地上的心魔而去,那一道灵力实在太过强大,是墨龙天最强的一击。

心墨吓嗖一下就得回去了,回去把自己所控制的夜冥绝神识再度释放出来。

出来以后自己又回到了原本捆绑的那个位置:“赶紧的赶紧的出去,那个人那么厉害,我打不过,我也完不成你的训练自己走吧!”

“快点出去,不然他打我了!”夜冥绝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,魔气便直接一刀黑雾打了出来,将夜冥绝的神识归位。

新来的夜冥绝猛然就遭受一击,差点疼得晕过去,很想把心魔抓出来暴打一顿,但是现在最主要的是看看悠悠有没有事。

左右环顾之下,神识探查,发现被妖皇所救,松了一口气。

然而墨龙天根本就不可能放弃心魔的,如果心魔一直存在,那么以后的夜冥爵,若是他的神魂无法被灭,那么下次重生之时,心魔还是会存在。

只要心魔存在,他便有了魔心,一旦悄悄成长起来,那么势必会将自己杀之而后快。

所以没能天来到了夜冥绝的头顶,直接双手成爪朝着他的头顶吸收。

而夜冥绝现在根本就动弹不得,更是被他挠挠的舒服,身体不断的颤抖,被拽着离开地面。

新,我感觉到墨龙天一直要将他从叶明觉得体内抽出来,着急的大喊大叫。

“夜冥绝,你快想办法,我一旦死了你再也投身不了了。”

“你不是魔尊萌天生地养的魔你,怎么可能一点办法都没有呢?”

“喂,快点啊,我向你臣服,我再也不做心魔了,你不要让它灭了我呀!”

现在心魔再也不得瑟了,只是害怕被墨龙天抓出来。

墨龙天在上面,一边吸收着要将它拽出来,一边大笑着,那模样要多丑就有多丑。

夜冥绝神识与心魔交流着:“你也看到了,不是我不保你,我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不住,又如何保得了你?”

“总归你我今天都难逃一死,又何必再挣扎?”

其实夜冥绝心中还有一个算计那便是弱势想要成为三级魔尊,那么必须战胜心魔。

让心魔与自己融为一体,这样便可吸收天地魔气,从而转化为真正的魔尊。

但是这心魔一向都不喜欢臣服,而现在自己的力量也没有办法去控制。

如今想要逃脱这一切,唯有三度为魔,但是之后恐怕会成为一个杀戮的机器。

但是那又如何?只要悠悠能够活下去,相信就算入魔,没有任何思维的自己也不会对他下手。

强行入魔,只是有可能性会变成那样危险性比较大,不代表一定不会有自己的意识。

在夜冥绝脑袋被吸着的时候,李坚白,莫言,无痕,神族圣子,一起出现了。

空间被彻底的打破,但是现在的墨悠悠根本就没有办法躲进自己的空间,因为他一直处于昏迷之中,而他的神识正在经历着战斗。

那是一个黄衣飘飘的女子,是那般的强大,她一次又一次的冲击。

脑海中全部都是夜冥绝,为了保护自己陨落的那一刹。

而空间里面的三个小家伙也不断的觉醒着距离,他们完全觉醒还有一段时间。

但是他们更加担忧的是感受到了主人在强行突破,那是曾经无意说漏嘴的。

没想到主人在这时候记起来了,并且直接打开了塔的第九层,若是主人一幕了,那么就算外面的战斗赢了,主人也会死。

那塔本身就在主人的意识之中,所以他无需进入空间,便可以进入塔的第九层。

夜冥绝这边与心魔谈判,最终在新模块被慕容天吸出来的时候,它选择了妥协。

“好的,既然这个人一定要置我于死地,那么便与你合体,一定要干翻他!”

作为心魔,他从来都没这么憋屈过,也就是在夜冥绝面前吃过瘪。

如今这个人竟然将他打回来了,还紧追着不放,简直太侮辱她心魔的存在了。

“夜冥绝答应我一定要给我杀了他!”这样说着心魔猛地朝着夜冥绝的神识钻去。

这一次并不是夜冥绝在走进它,被慕容天抓着的夜冥绝身形颤抖了一下。

墨龙天感受不到他的气息,以为夜冥绝这是昏迷过去了,将她丢在一旁,转头对上了,过来的四个男人。

“今日你们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过来送死呢,海王精灵族圣子,又一个天生地养的魔,神族圣子,当真是好久没见你们了呢。”

“这般成长,若是再让你们成长下去,怕是很快就能灭了我吧?哈哈哈……”

“只可惜黄毛小儿不懂隐忍,既然来了,那便一起送你们上路吧!”

妖皇站在房顶上,看着自家儿子过来的那一刻,整颗心都提起来了,大喊着:“快走,他是故意放你们进来的……”

“皇儿不要留在这快走……!”

神族圣子转头看着多年未见的母后,眼光有些湿润,但是坚决的对着她摇了摇头。

“母后!你与妹妹都在这,我能去哪?父君一直不醒,与其让我一个人苟活着,不如让我也拼命的战一场!”

随后头也不回,地跟着李剑白他们与没能天战斗了起来。

而此时除了整个站圈内,就连站圈外的万界也乱成了一锅粥。

妖族,精灵族,海族,神族统统与一股神秘的势力打了起来。

人族作为旁观者是一脸懵逼,不知道他们这几个势力是怎么样的。

很快,魔族也加入了这一场战斗,而另一批魔族与另一批黑衣人是同一战线的。

人皇看着面前的一切都觉得懵逼不已,这都是什么情况?跑到他们人族来打架,把他这人皇当摆设吗?

其中一名大臣问道:“人皇现在我们是帮哪一边啊?这么多种族在我们地界打架根本就阻止不了,而且这样的战斗必定是发生了我们不知晓的事。”

“该帮哪一边?还是选择无视?”

人皇看了看分为两派的人,精灵族,海族,魔族,还有神族都是对抗着另外身穿黑衣的魔族与另一个神秘的势力。

瞅了一会儿,他看到那一组神秘的势力,竟然连无辜的人都动手。

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边上那将军的头上:“还用得着问的那边吗?没看到那一伙人都在伤害无辜人族的吗?等什么给朕干他!”

其余的人看过去,纷纷朝着那一伙人攻去,开什么玩笑,在人族打架竟然还上他们人族,这是无视他们的存在吗?

所有种族的强者都在这一刻加入了战斗,这一场战斗可谓是空前绝后。

而被封闭的空间之中,李坚白,无痕,神族圣子,莫言,就算受了重伤,他们四人也没有一个人退缩。

等到躺在地上的夜冥绝再度睁开眼睛之时,看到了几个最好的兄弟。

勾了勾嘴角,一个闪身便飞了上去,这一场战局突然间被拉平。

可是这只是暂时性的,因为李剑白他们实在是维持不了多久,以夜冥绝刚刚成为三级魔尊,就想要与没蒙天战斗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他们现在只能拖得一时是一时,希望能够找到破除这个空间的办法,这样的话悠悠就能逃走。

他们所有战斗的力量,所有战斗的理由都因为墨悠悠。

那个无论前世今生都是他们最好的小傻瓜,他们最想保护的人。

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,从牙牙学语,他们就一直在一起。

小丫头是他们看着长大的,到最后的陨落是他们的不忍心再到最后他们重生的成长。

每一步都走得如此艰难,他们经历万难经历沧海,还是无法看着小丫头从自己面前陨落。

她一直活得那么努力,如果没有墨龙天的儿子,悠悠将会成为世上最优秀的那个小公主。

子不教父之过,墨龙天家人做了一切,就应该接受那样的惩罚。

欺压百姓,该死!欺辱墨悠悠,该死!

突然间这一片空间开始震荡起来,夜冥绝他们无法抗衡,夜冥绝抓住震荡的机会,直接将自己的魔剑刺入了墨龙天的体内。

然而他也没能避免,心脏位置被慕容天的长剑直接刺穿,魔心在那一刻崩碎!

“夜冥绝!”

“不!”

“主子!”

“魔尊!”

众人悲痛的声音喊了起来,在震荡之后,墨悠悠刚刚睁开眼睛就听到了这些声音,不由心下一紧!

飞出院落,在看到的时候就是夜冥绝从上空飘飘而下,就如同一块破布,他身上都是鲜血。

墨龙天也同样从上空坠下,李坚白抓住这个机会直接朝着墨龙天扑了过去。

同时还有无痕,天族圣子,莫言,私人的惩戒稳稳的插入墨龙天的胸口。

对方吐出两口鲜血,瞪大眼睛满是不甘,只可惜一句话也没说,就歪头死去。

墨悠悠接住掉下来的夜冥绝,眼泪簌簌往下落:“夜冥绝,你怎么不等等我,我已经觉醒了呀。你怎么可以?”

“你别怕,我会救你的,我一定会救你的!”

夜冥绝除了挂着一点微笑,眼神有些无力的眯着,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不过看到墨龙天死了,自此以后自己的丫头也就安全了。

缓缓想要抬手抚摸摸悠悠的脸颊,但是抬了一半便无力的垂下来。

墨悠悠地闭了闭眼,突然间不哭了,把夜冥绝抱到李坚白的怀里缓缓朝着空间之外走去。

外面乱成一锅粥,墨悠悠凌空而立,直接右手一挥,整片天痕,大陆的人全部出现。

她声音冰冷不带感情,指着皇城右边的那一伙人道:“杀!我要他们寸草不生!”

阿里斯看到这样的墨悠悠,眼神中有着担忧,但是还得领着妖神阁的人去厮杀,也就没有说什么。

万界之巅的战争在这一刻被打醒,妖皇,人皇,海王,精灵王统统出现了。

而觉醒后的小煤球,吞天兽,神火,也是大发神威!

经历万难,他们经历生死才有着之后的力量,所以势要这些人死无葬身之地。

这一战没有悬念,一天时间不法之徒全部诛灭,墨悠悠把李坚白等人伤势治好,带着只有一点气息的夜冥绝进入了空间。

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夜冥绝,墨悠悠缓缓摸上他的脸颊。

“夜冥绝,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,你不准死!”说完这话后微笑着闭上眼睛,右手成爪,直接刺入了自己的胸膛。

再度生出来的时候,手上带着鲜血,手中抓着一颗魔心。

这是自己的魔心,所以可以给夜冥绝,墨悠悠缓缓用自己的力量,将这一颗魔性放到了夜冥绝的胸口内。

直到一切运用完毕后,她身形再也支撑不住,猛然倒在了地面。

等到一年之后,夜冥绝再度苏醒,看着躺在冰床边上的墨悠悠。伸手缓缓,把她抱进怀里。

墨悠悠没了魔心之后,她还有妖丹,仔细的查看了她的身体,发现妖丹已经主动替换了心脏的位置。

当初的夜冥绝虽然不能动弹,但是意识是清晰的,所以对于墨悠悠所做的事情所说的话,他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夜冥绝的魔心也需要磨合,所以在拥住墨悠悠之后,便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夜冥绝再度醒来的时候,便发现自己身上一身红衣。

不准确的说是周围都是红色,红色的蜡烛,红色的囍字,就连周围的城门汪亮也是穿成了红色。

刚刚醒来的他眼神中还有些迷茫,就听外面有人大喊道:“魔尊大人请接嫁!”

这个声音无比的熟悉,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。一个闪身出了大殿,看到满山遍野都是红。

那些不是景色,而是身穿黑衣的妖神阁人员,包括林家,墨家,所有天恒大陆的人。

当然这其中还有五大宗门,武道宗,凌云宗,五行宗,百媚宗,剑宗,他们依旧穿着宗门的服饰,只不过换了一个颜色变成了红色。

而被魔族上一代魔尊抓走的你,娜娜也被救了出来,此时正笑意盈盈地站在墨悠悠身边做伴娘。

正在夜冥绝,没搞清楚什么状况的时候,李坚白无痕,莫言,全部穿着红色,几个人提着大红花来到他的面前,快速给他带上。

莫言笑嘻嘻的道:“新郎官,带上你的大红花吧,你的新娘子以万界为聘,来迎娶你了。”

墨悠悠的生命将整个万劫全部统一,而至于人族,那不是统一,是所有人选择的臣服。

至于其它的种族,自然也是依靠着莫言他们,他们只哪儿往哪儿,当然是跟着墨悠悠了。

阿里斯原本以为统治了案件,到时候就能安然无忧,却不想有张寅初一直跟着她,并且摸悠悠还把处女那些繁琐事都交给了他。

身为女儿身的阿里斯现在还在忙忙碌碌,为墨悠悠筹办婚礼。

神皇在墨悠悠的治愈下已经苏醒,如今女儿迎娶魔尊,他们长辈正欢聚一堂在神族宫殿上等待。

巴不得赶紧来,因为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退位书,准备游戏人间去。

等到新郎娘上前拜堂,一个个上前送结婚礼,然后加上一个所谓的祝福语信封。

以此万界和平,墨悠悠和夜冥绝洞房花烛夜,无心去看,等到第三天想起来去打开,才知道他们上一辈都跑了。

夜冥绝担任了最终的万界之皇,替墨悠悠承受了所有,谁让他舍不得她受累呢。

多年后,他们有了自己的下一代,五年之后,万界太子依旧和往常一样去找母后,结果老爹带着母后跑路了。

魑魅魍魉战战兢兢的道:“主子说,太子长大了,应该学着管理万界,他带着你母后去放松心情,好养胎!”

万界太子精美的小脸上露出愤怒之色:“他以为我不知道,自从生了我以后,他就不舍得母后再度怀孕,分明就是借口,怕我跟他争母后!想跑门都没有……”

魑魅魍魉一听这话赶紧往外跑,一边跑一边大喊着:“主子!快跑啊!太子来了……”

几人逃跑的画面狼狈,背后小包子穷追不舍……

夜冥绝却早已带着墨悠悠跑到不知名地界,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普通生活,厌倦了就换个地方。

总归不让任何人找到,这里的任何人有莫言,李坚白,无痕,阿里斯,袁野,还有圣子,自己儿子……

最终在墨悠悠的提议之下,他们来到了现代,过着一个普通人的生活,继续过着没羞没臊的小日子……

白天游玩,晚上战斗……不曾停息……

【全文完……】

最新小说: 迷失异界 人鱼魔尊饲养指南 当狗血文编辑穿成雄虫后 时间尽头生存指南 深巷有光 神雕群芳谱 鹿鼎记之小桂子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 天龙八部之慕容阿修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