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文学网 > 其他类型 >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> 第1961章 前田利家的小犬千代

第1961章 前田利家的小犬千代(1 / 1)

第1961章 前田利家的小犬千代

尾张国,斯波祖地。

斯波宗家最衰败的时候,只留下祖宅与溪村加起来不过一千五百石的直领。

之后斯波宗家灭门,义银以一介男流遗孤,再度复兴斯波门楣,但世人也只是把义银复兴的斯波家视为分支,而非宗家。

直至义银横扫关东,与织田信长一场近畿大战,终于确立起自己现世神的圣人身份。

到了此时,他的斯波家算不算宗家,已经没有人再去计较。

义银走上了一条新的道路,以男神开枝散叶的神裔集团,成为统一天下最有力的挑战者。

而他曾经为之奋斗的祖地一千五百石,已经是织田信长都不敢剥离的武家圣地。

前田利家身为尾张斯波领代官,虽然改封加贺金泽十万石,但斯波祖地依然是他的关防地。

她所管辖的斯波领,以尾张斯波领自傲,以示替主君看护祖地之荣耀。

而柴田胜家迟迟不能出兵,一直在等待前田利家回信,也是因为前田利家执意回返斯波祖地生娃。

两地相隔太远,耽搁了柴田胜家的好事,令柴田胜家等得心焦。

但前田利家不在乎,这里是她与他相识的地方,她要在这里生下他的孩子,为自己至死不渝的爱情诞下甘甜的果实。

此刻,阳光明媚,天气正好。

在翻修之后焕然一新的祖宅庭院内,义银抱着自己的女儿,动作已然熟练得很。

这是他的第八个女儿,也是前田利家多年苦恋的欣慰结果。

坐在门廊上,义银抱着孩子,回望前田利家幸福的模样,阳光打在这一家三口身上,甚是温暖。

义银用手调戏着孩子,不让她含住自己的指头,惹得孩子哇哇大哭起来。

前田利家白了一眼自己心爱的男人,把女儿抱了过去,很自然得将衣服撩起,给女儿喂起来。

饥饿的孩子自然顾不得继续哭泣,用力吸吮只属于自己的美食。

义银在旁看着,前田利家脸上的阳光反射着母性的光泽,比以前的她似乎更加可口。

前田利家被义银盯得不好意思,轻声问道。

“圣人在看什么?”

义银笑呵呵说道。

“看她吃着香,把我都给看馋了。”

这话一语双关,让前田利家顿时羞红了脸,嗔道。

“您都把犬千代给弄哭了,还在这里说胡话,让下人听到了成何体统!”

义银摸摸鼻子,也觉得自己有些孟浪了,这等情话放在闺中密语倒也罢了,在外面的确有些显得自己太过荡夫。

于是,他干笑着聊起女儿。

“孩子的乳名是沿用你的?也叫做犬千代?”

前田利家的表情变得有些伤感,叹道。

“是呀,就是犬千代。

织田殿下活着的时候,最喜欢这样叫我,大家都一把年纪了,她却始终改不过来。”

见义银的面色忽而一滞,前田利家知道自己无意间破坏了气氛,抱歉道。

“对不起,我不该说这些扫兴的话,可能是我刚刚生了孩子,最近心思有些感性。”

义银摇摇头,看着努力吃饭的小犬千代,心头泛起一丝悲哀。

原本犬千代应该是他的第九个孩子,但他的两个女人在京都大打出手,一个死了只留下孩子,另一个滑胎掉了孩子。

于是,犬千代成了第八个。

武田,上杉,由比滨,北条,岛,细川,织田,明智,两前田。。

不知不觉,他已经与这个世界纠缠到如此程度,留下了这么多血脉,让他再也无法以游戏人间的态度面对这个越来越真实的世界。

曾经自诩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豪言壮语,这会儿已经化为最苦涩的滋味,在舌根里不断搅和。

他毕竟是一个有着男尊世界正常三观的天朝好男儿,怎么可能做到对自己的女人无情,对自己的孩子不负责?

以前看史书,总觉得刘邦笑看老爹老婆被项羽抓获,还能调侃一句分我一杯羹,不禁感叹这才是做大事的气派。

现在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,才知道枭雄豪杰不是那么容易当的,一个普通人哪有这等绝情的本事?

前田利家见义银面露苦色,也是于心不忍。

圣人从来不是绝情绝义的武家楷模,而是儿女情长的男人本色。

在女尊世界的女人看来,男人嘛,总是心肠软一点,做不成什么大事也很正常。

义银能有今天的成就,是因为他的惊世绝才实在太牛b所致,让敌人无法利用他的心软,成功坏了他的大事。

可这其中又有多少苦涩,只有义银自己知道。

一代名门贵公子,为了复兴家业,沦为游走在武家之间的情人,不断与不同的姬武士生下后裔。

这种痛苦让旁人既敬佩义银的心智坚定,又痛惜他的牺牲惨烈。

卿本佳人,奈何做荡夫。

前田利家不想让义银太伤心,眼珠子一转,转移话题道。

“听闻圣人来之前,被德川殿下拦在三河。

说起来,德川殿下也是不容易呀,好心在堺港帮忙维持粮票,没想到竟会遇到本能寺之变,被吓得半死,实在是运气差了点。”

义银摇头道。

“东海道商路拖得太久,德川家康自告奉勇去堺港谈判,尽快促成此事,我便帮她写信与高田阳乃沟通,让她去堺港试试。

没想到,她也是真倒霉。。”

义银亦是无语。

德川家康作为织田信长的跟班小妹,心里其实一直有着自己的小九九。

她靠近斯波家完全是为了保证自己的独立性,不让织田信长一口吞了。

但织田信长真的挂了,德川家康也承受不起。

她既不属于织田家,也不属于斯波家,原本可以依靠两家之间的经济壁垒,利用粮票兑换套取金融利益,当好她的岛国香江角色。

可现在近畿乱成一锅粥,不管是跟随斯波家,还是跟随织田家,地方武家们至少有个站队的位置。

德川家康这种两头蹭利的骑墙派,最怕的就是这种爹不疼娘不爱的局面。

万一斯波家与织田家又打起来了,两头靠不上的中立派肯定第一个要倒霉。

最新小说: 凤盗天下:男神打包带走 天帝的摆烂人生 快穿:男主都对她一见钟情 宇智波家的轮回者 七零军婚甜如蜜,科研军嫂上大分 报告医妃,王爷他有读心术! 大唐最狂暴君 天地烈风 娇妻太会撩:禁欲老公又又又沦陷了 甲午之华夏新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