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文学网 > 其他类型 > 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 > 第867章 最棒的婚礼(二合一,求订阅)

第867章 最棒的婚礼(二合一,求订阅)(1 / 1)

第867章 最棒的婚礼(二合一,求订阅!!!)

“我输了。”源稚生举起双手,作投降状,“我认输行了么,老爹你是对的,今天的主角是绘梨衣和路明非,就别一直拿我开涮了。”

源稚生的语气满满的无奈,但他的表情是笑着的,似乎是为妹妹找到了一个负责任的男人而庆幸。

好像亲眼看到自己的妹妹投入别人怀抱,也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的一件事。

毕竟自己虽然是黑道宗家的大家长,但又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坏兄长,至于夜叉和乌鸦他们说的妹控,他也不太认可……为自己妹妹的人生保驾护航,不是每位兄长应尽的责任与义务么,他又不是野悠,绘梨衣也不是穹妹,自己对绘梨衣只是亲人之间的关心和爱护,“皇”的血统只是让他变得厉害,而不是让他变得变态。

“不过我想抱孙子这话是真的,抱上稚女的我也很开心,但这也不是稚生你落后的理由啊。”上杉越看着屏幕上还抱着不肯松手的两道身影,“总不能比你妹妹还慢吧?”

“明白了明白了,老爹,去法国之前,我会找时间和樱说清楚的。”源稚生很是无奈的做出保证后,忽然又诧异的看了眼监控屏幕里的画面和上杉越的目光,试探性地问,“不过老爹,你似乎没那么很反对路明非了?”

“我有反对过那小子么?”上杉越翻了个白眼,“我那也是考验,考验,稚生你明白么,我那时的反对和你现在的做法本质上其实是一样的,你想啊,我好不容易有了个宝贝女儿,又突然被不知道从哪冒出的混小子抢走了,哪个老父亲一下子能接受得了?我那时候要是接受他和绘梨衣,那小子地尾巴还不翘上天?这以后不得骑在我这个老丈人头上拉屎啊?”

“骑您头上拉屎还不至于,但骑您头上揪您头发这种事,路明非还是做得出来的。”源稚生心情也不错,罕见的与父亲开起了玩笑。

“稚生啊,预订的时间是不是快到了?”上杉越提醒一句。

“嗯,我一直有留意时间,是差不多了。”源稚生点点头,拿起桌上的一只对讲机,“稚女,计划更改,是我输了,新郎新娘已经就位,按照第二套流程来吧,该你出场了。”

“哥哥,我当时可赌的是路君赢。”对讲机的那头传来风间琉璃带着笑意的声音,“赌约是一次的愿望,哥哥你输了,我希望下一次上台表演的时候,哥哥能露脸来客串一场,还作数么?”

“稚女你这是要挟我么?”源稚生笑着反问,“我说不作数,接下来的流程就推进不下去了?”

“怎么会呢哥哥,路君是我的朋友,绘梨衣也是我的妹妹,我也在看城堡后面发生的这一幕,我很为他们感到高兴呢。”风间琉璃轻声说,“只是下一站去法国的演出,我已经想好了新剧的剧情,我需要一个和我长的很像的人来演一个镜面一样的角色,在法国,这样的人可不好找啊。”

“不会还要穿女装吧?”源稚生有些警惕地问。

“不会我说要穿女装,哥哥你就不作数了吧?”风间琉璃问。

“作数。”沉默了片刻后,源稚生叹了口气,“开始吧。”

……

中央城堡的后方是一座拱桥,高耸的城堡投下成片的阴影,忙活了半天的路明非身上的汗终于挥发了,但他似乎更热了。

心里,像是有团火在烧。

绘梨衣穿婚纱居然这么好看,难怪人家都说婚礼这天的女孩就是天使一样的存在,今天的绘梨衣,美得有点超模了啊!

“绘梨衣,那啥……你热么?”路明非关心地问。

“不热。”绘梨衣在路明非怀里讲话,气息吐在锁骨上痒痒的,“Sakura热么?热的话我把手松开。”

“不热不热。”路明非连忙说,“我是怕你热才问,我刚在湖里游了一阵,头发上的水才干,现在还有点冷呢。”

“Sakura冷么?”绘梨衣把身体使劲往路明非的怀里钻了钻,“这样还冷不冷?是不是好一点?”

“是是是,绘梨衣的身体真暖和……啊,绘梨衣可以再把腰抬高一点,贴在我的胸上吧。”路明非情不自禁地发出感慨,“好软……啊不,是好暖,绘梨衣的身体真暖!”

这家伙就在没有人的游乐园里,说着不害臊的话,使着小心思哄骗美少女狂占便宜。

不对,这是自己媳妇啊,今天以后就是公认的了,怎么能叫哄骗?怎么能叫占便宜呢?自己和绘梨衣一个想摸,一个给摸,这不是你情我愿的事么?

该说不说,绘梨衣还真够料啊,这件婚纱不知道是源稚生挑的还是樱挑的,真有眼光啊,不是很暴露,但是把绘梨衣发育良好的身材衬托的恰到好处,清纯又不失性感……怪不得都说婚纱是女孩一生中最奢侈又最美的衣服,试问哪个男人会拒绝一个洁白又性感的天使呢?

很热,但是很软,还贼有弹性,绘梨衣的身体就像一团乳胶制成的小火炉,这么动人的女孩在你怀里,对你言听计从的,要不是婚礼还没开始,路明非恨不得现在就洞房,尝试着对他的新娘做一些之前都没试过的涩涩的事。

呗绘梨衣的拥抱冲昏头脑的路明非当然忘记了,整座迪士尼乐园都是有监控的,他们头顶正上方就有一个,而看着路明非私底下地小动作和一脸惬意的表情,坐在监控室里的某个兄长和某个父亲牙都快咬碎了,他们恨不得收回刚才对路明非的肯定喝称赞,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,路明非已经隔着屏幕被杀了至少一千遍。

“你哥哥还真是坏啊……虽然我知道他是为你好。”路明非涌宝宝般的语气对绘梨衣哭诉,其实是用这种方法保证,“但他不设置这些阻碍,我也不会觉得绘梨衣是很容易就得到的女孩,我做的啊,其实比他们想的都要多得多,这五年的时间我都是想着绘梨衣过来的,怎么可能和绘梨衣在一起了反而对绘梨衣不好呢?”

“Sakura对我很好,我知道,和哥哥也这么说。”绘梨衣在路明非怀里说,“但是哥哥说到了城堡里,一定要在房间待到十二点才能出门和Sakura见面,因为大家要看Sakura证明自己,我答应哥哥了,但看到Sakura一直在找我,我还是忍不住和Sakura见面了。”

绘梨衣的性格里就是有这样任性的一面,为了她想做的事,即便是违背承诺甚至原则她也要去做,诚然这种不讲道理的任性会让人觉得难搞又头疼,但被这样任性的女孩深爱着,真的是一件很幸运又很幸福的事,不是么?

“我的原则就是你啊。”

绘梨衣用她的行动这样对路明非说。

“遇到绘梨衣,是很幸运的事。”路明非感受着怀里女孩的温度,如是说道,“能和绘梨衣结婚,是很幸福的事。”

“被Sakura救了,绘梨衣也很幸福。”绘梨衣如实说。

此刻路明非终于明白了,就算“爱”这个字不挂在嘴边,被爱真的是能够感受到的。

绘梨衣的话让路明非想到了一句话,是他在书里看到的,那句话是这样说的:“予索予求,想要知道一个人爱不爱你,不用把‘爱’说出口,寻求一个不知真实还是虚假的回答,你要“我爱你”这三个字变着花样说,如果一个人每一次、都不厌其烦的给予你和你相同的回应,那么别怀疑,她一定深爱着你。”

“原来爱情……是绘梨衣的形状。”路明非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喃喃,他感受着怀中女孩的形体,这一次脑子里不再有任何邪恶的念头。

不知道是听到了路明非的话,还是感受到路明非的动作,绘梨衣的手也轻轻抚了抚路明非后背的线条,似乎在感受她的世界里,爱的形状。

“快到十二点了,你哥哥他应该还有什么安排吧,我们去城堡正面的广场看看?”路明非也意识到他和绘梨衣腻在这里太久了,如果没人打扰他们可以在安静的地方抱一整天,但今天是他们的婚礼,新郎和新娘躲在这里,偷偷摸摸的腻歪不太好。

笑话,又不是见不得人。

绘梨衣貌美如花,自己也仪表堂堂,今天还捯饬得……路明非忽然想到一件事。

“要不我先找个地方吹个头发啥的?”路明非摸了摸自己还没干透的头发,“刚才下湖里弄湿了,早上做了半天的发型也塌了,这样子和绘梨衣站在一起,会不会显得太邋遢了?”

“没有,Sakura很有型。”绘梨衣挽着路明非的手,这样称赞。

路明非有点奇怪,他现在的模样和有型完全沾不上边,不知道绘梨衣这个新词从哪部电视剧里学来的。

从辛德瑞拉的城堡绕道正面广场的时候,路明非忽然怔住了,脚步也停了下来,愣在原地。

这是刚才自己进来的迪士尼乐园?怎么总感觉多了点东西?这片广场,变了样子啊。

广场所有的路灯上

最新小说: 大宋之最强纨绔 大佬归来,假千金她不装了 穿越七零,娇知青嫁高冷军官 王渊李诗涵 软软娇妻驯恶夫 道魂 从赘婿到女帝宠臣 太太走后,发现孕检单的叶总哭疯了 她携财产离婚,前夫全球追妻 真千金华丽回归,傅爷追妻成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