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文学网 > 女生小说 >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> 第二百一十八: 孩子被抢紫湘之死(11更

第二百一十八: 孩子被抢紫湘之死(11更(1 / 1)

燕瓷突然瞳孔放大,一脚刚退至屋里,那张妖媚的脸便已经映入眼帘,已经、已经来不及了……

那绝美的人儿笑了笑,抬抬手,两指点在燕瓷肩上,手腕顿时一麻,手中的孩子便松手坠下。

快!好快!便是在设了结界的听茸境中,也丝毫阻不了荣树的速度,他不过一个倾身,两个孩子便落在了他臂弯里,突然,女孩儿的哭声便停了。

“真乖,这么乖,那我后吃你,”瞧了瞧左手襁褓中的那个,荣树笑,“先吃你。”

“喵~”

声如细丝,奶声奶气,一双湛蓝色的眸,睁着四处瞧。

荣树笑了,是只纯种呢,一定大补。

“你这只鹿,当真讨打。”

话音还未散去,凤青便御风移步到了荣树触手可及的近处,一抬手,便捻了把剑,抬手就朝着他额间削过去!

削他鹿角!

荣树脸立马黑了,一手抱着一个奶娃娃,单脚落地,猛地擦雪后退,凤青的剑追着刺来,逼退了几十米,他没入梅林,脚踮树干,他借力跳起,刚躲过凤青的剑,那炽火猫迎面就是一脚踢过来。

荣树退也不退,直接将手里的女娃娃往前一推,镜湖猛地收住脚,转了个方向踢在荣树左肩上,手里的孩子被他高高抛出。

“哇——”

女娃娃一声歇斯底里的哭声扯出来,由襁褓包裹着,高高抛起后,猛地坠地。

凤青纵身飞起,衣卷雪花,伸手接住了女婴,旋着风缓缓落地,一瓣梅花落在了婴儿的额头上,凤青俯身,轻轻吹去,哭声突然便停了,那初生的女娃娃紧握的拳头松开了,抓住了一片碎花,然后笑了,无齿小儿,笑得……不好看。

凤青抱着她,掂了一掂:“八斤六两,真重。”

片刻喘息,荣树便飞身来抢。

“燕瓷,看好那个女子,别让她出来。”

凤青留了一句话,便与荣树缠斗在一处,镜湖亦紧追不舍,十里梅园,落花肆意,璀璨了一地雪。

因着凤青与镜湖要顾及到孩子,荣树那只邪鹿,时时用孩子来挡,便是二对一,凤青与镜湖也未能占到上风,一时缠斗不开,风雪肆意,残花落地,被冰凌覆盖。

萧景姒醒时,天边已翻白,窗外淡淡的微光照进竹屋,榻旁的被子,凉凉一片,她猛地起身:“孩子!”

屋里除了织霞与织胥,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坐在榻前。

萧景姒惊慌失措地看着她:“我的孩子呢!”

燕瓷没有回答,只是让织霞与织胥将灵芝水端来,还有一碗药:“你的身子很虚,需要补充元气。”

她似没有听进去,怔忡失神,机械地问:“我的孩子在哪?”

燕瓷犹豫,不知如何作答。

萧景姒大吼:“在哪!”

她刚分娩,身子先前又大亏,若是寻常女子,怕是不会这么快醒,实在折腾不起。

燕瓷接过药碗,递给她,只说:“有凤青在,你不用担心你的孩子。”

萧景姒用力一推,药碗砸地,她掀开被子便下榻,起身得太猛了,狠狠摇晃了一下。

燕瓷大惊失色:“你还不可以下床。”

她惜字如金,一双眼冷得如同屋外前面不融的积雪,没了惶恐,便尽是决绝:“他们在哪?”

燕瓷从来没见过一个女子,这样刚硬。

没有等到回答,萧景姒转身便往外跑,脚踩过碎裂一地的瓷片,莹白的玉瓷上立马便沾染了血滴。

燕瓷心道不好,快步追上去:“你不能出这间屋子,外面很危险。”整个听茸境,只有这间屋子里结界可以将妖法隔绝在外,一旦她出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

眼见拦不住萧景姒,燕瓷大喊一声:“快,拦下她。”

织霞与织胥二话不言便挡住了门口。

“妖后大人,您——”

萧景姒连话都不说一句,抬手便劈向二人,这屋中有结界,她们姐妹二人使不出妖法,根本闪躲不及,猛地后退,便让萧景姒一击即中,便只用了一招,将二人放倒在地,卸了肩胛骨。

这般身手,这般身手……

燕瓷惊住了,只见那女子一身白色的衣裳,穿得很单薄,白发披散,赤着脚踩在地上,身形清瘦,却站得挺拔,汗湿了发,皮肤苍白得同屋外落雪一般,她回头,看着燕瓷,眼神坚定。

她说:“你告诉我,他们在哪?”顿了一下,萧景姒说,“求你。”

燕瓷犹豫了许久,不忍看她的眼:“这间屋子是听茸境最安全的地方,你不能出去。”

她现在那里,光着脚,血滴顺着竹屋的木板晕开,她却不皱一下眉,站定如松。

萧景姒说:“我的孩子,还有我的家人都在外面。”她说得很难,却字字用力,“有人在等我去救他。”

燕瓷怔怔看着,道:“十里梅园,东南方向千米。”

她转身,跑出了竹屋,没有穿鞋,光着脚踩在雪地里,白色苍茫里可见一朵红色的花儿,落了梅花,颜色鲜红。

织霞与织胥连忙跟上去,二人受了伤,被萧景姒一招卸了肩胛骨,哪里追得上。

燕瓷站在门口,看着那白色身影越走越远,摇头惊叹:“不过是个人类女子,哪里来的毅力。”

她才刚分娩,一身力气早就被抽空了,甚至虚弱的身子骨牵连得心脉都不堪负重,支撑她的,到底是什么?

身后,女子唤了一声。

“燕瓷。”

燕瓷转身望去,女子从远处雪里走来,“霍狸,你怎么出来了?”

女子由侍女搀着,缓缓走来:“我方才瞧见一股妖气,似是凤青。”

“嗯,是他。”

那唤霍狸的女子脸色发白,带着病态,柔柔弱弱的:“他两百年不曾动手了,是谁逼得他动了手?”

“是荣树妖主。”

霍狸睫翼轻轻颤了颤,轻叹:“听茸境怕是不会再安生了。”

她转身,由侍女搀着沿原路走了。

燕瓷沉吟出神,这两百年前与沙华齐名的妖女霍狸,果然隐居在听茸境里,那听茸妖尊两百年前挖的那颗心……

燕瓷摇了摇头,轻叹。

十里梅园,东南方向,未到千米之外,忽然树影轻摇,花瓣落了厚厚一地,疾步奔跑的萧景姒骤然停下,抬头,见女子坐落在树枝上,似乎久等了,肩上落了厚厚一层雪。

一身利索的紫衣,是紫湘的模样。

不,她,不是紫湘,是北赢最擅附身妖法的紫绒貂族,三尾貂明缪。

萧景姒抬头看她,满眼冰寒。

她脚踮枝头,踩落了树上的雪,掉下厚厚一团冰凌,她飞身落在树下。

“这么快又见了。”明缪轻笑,眸子似是而非地透着妖艳的异色,“我就知道,你会乖乖走出楚彧设下结界的那间屋子。”

所以她在这里等,在去东南梅林的必经路上等她。

萧景姒啊,一定会来,她的致命伤太多了,所以,只要等,等她来自投罗网。

“让开!”唇色惨白,没有一点一点血色,唯独一双黑漆漆的瞳孔灼灼发亮。

明缪站在萧景姒面前,一步都不让。

这坐收渔翁的机会,她怎会任其失之交臂。

萧景姒骤然提了嗓音,大吼:“我叫你让开!”

话落,她迅雷不及便逼近明缪,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,五指收紧,聚了周身的内力用力一推,将明缪狠狠逼退地撞向了树干,咔嚓一声,梅树便断裂,一树的花落在两人身上。

好快的速度,这般身手,倒是半点不比妖族差。

萧景姒骤然收紧了手,明缪却是不挣扎,一动不动地看着萧景姒,喉咙被扼住,她一开口,嗓子沙哑而干涩,却不慌不乱。

明缪突然开口:“你便不想知道那个叫古昔的男子在哪?”

萧景姒掐在明缪脖子上的手,顿了一顿。

隔得近了,明缪能看见萧景姒眼底跳动的慌乱,她笑了,萧景姒的弱点,她抓住了呢。

萧景姒开口:“他在哪?”嗓音嘶哑,风吹着声音有些颤栗。

明缪抬起眼皮,一双紫色的眼睛深邃不见底,慢慢悠悠地说:“他被我割破了手动脉,绑在了听茸境的雪颠之上,已经有一炷香时间了,不知道血有没有流干?”

萧景姒身子猛地一震。

明缪趁势便一掌打在她肩上,借冲击力连连后退,避开了桎梏。

萧景姒不知痛似的,只是退了一步,一双脚踩在雪里,通红通红的,裙摆被融雪打湿,是厚重的透明色,天寒地冻里,她穿得单薄,一头白发却让汗湿尽了,她咬着唇,苍白的双唇有血红色渗出来。

“紫湘,紫湘呢?”声音颤抖地几乎发不出声音,萧景姒紧握的双手,攥成了拳头。

明缪走近了一步,抬手拂着自己的脸:“不是站在你面前吗?”稍稍停顿了一下,她说,“你不是看见了吗?活生生的一具尸体。”

萧景姒募地向后退,身子摇摇欲坠,一双眼通红,盯着那女子的脸,瞬间泪逼眼眶,她死死咬着牙,喉咙深处的血腥味在刺激着神经,一遍一遍提醒她,她不能慌,不能怕,只是……这是紫湘,是她啊,她怎么会认不出来她,只是,不敢认罢了。

她开口,每一个字都像从胸腔中挤压而出,沉甸甸的:“你,对她了做什么?”

明缪摊摊手:“什么都没做。”

萧景姒通红的眼,却一点眼泪都没有,攥紧的手心里,一滴一滴血从指缝里渗出,落在雪地里,迅速晕开一朵红色的花儿,与她脚掌下那一滩红色,一般妖艳的红。

“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?”

明缪轻悠悠地问,又自问自答,像个胜利者一样,洋洋得意,眼里全是得逞后痛快的笑意:“她是自杀的,割了颈动脉,她以为我会借着她的身子来害你,所以毫不手软就割破了自己的喉咙。”明缪拂了拂自己的脖子,光滑白皙,并没有一丝伤痕,手指在颈间流连,她突然笑了,将发间的簪子取下来,“哦,就是用这跟银簪割破了喉咙。”

那根簪子,是萧景姒送的,她曾告诉过紫湘,若是没了退路,那发簪,便是最后的武器。

只是,她送的发簪,成了紫湘致命的利器……

萧景姒笑了,笑着笑着,泪便滚下来了,她抬起手,用力擦去,咬破了唇,一声不吭。

“不过那个女人很蠢,她不知道,我是北赢唯一一只可以附身尸体的紫绒貂,可惜了,白白就这么死了。”

明缪将手里的簪子扔在了雪地里,然后看着萧景姒弯腰去捡,笔直的背,一点一点弯下,这个动作,与那死去的女子像极了,一声不吭,一模一样的坚韧与隐忍,那女子死前便是这样,握着那根沾血的簪子,倒在地上,流干了血,不喊一声疼,一身傲骨,不折损丝毫,便是血,也咽回肚子里。

死死沉寂了许久,萧景姒木然抬起眸子,凉得令人发寒的一双黑瞳。

她说:“你出来。”

明缪淡淡看她,耀武扬威地挑了挑眸。

萧景姒握着那根银簪,指着她:“出来!”她猛地扑上去,将明缪按在雪地里,抬起手里的银簪子,抵在她脖子上,“滚出来,别脏了我家姑娘。”

明缪冷冷一笑,便一动不动地看着她。

萧景姒抬起手,按住明缪的手背,毫不犹豫地用力扎了下去。

顿时,紫光萦绕,一只三尾紫绒貂滚出了紫湘的身体,雪地里,多了一串血迹,那三尾紫绒貂趴在雪地里,前爪被刺穿,银器所伤,她连人身都幻不出来,一双深紫的瞳孔愤愤盯着萧景姒。

萧景姒冷冷一笑,再轻轻将簪子拔出紫湘的手背,拂去血渍,她撕了裙摆,小心翼翼地为紫湘包扎。

“看到了吗?脖子上的伤口。”

萧景姒的动作顿住,视线落在紫湘的脖子上,不见了白皙光滑,颈动脉缓缓裂开,一个很大的口子,深可见骨。她攥紧掌心的簪子,这么深的伤口,一定流了很多血,很疼,很疼。

萧景姒颤抖着手,手指覆在那道口子上,伤口的地方很硬,没有一点热度,触手像一块冰,刺骨的冷,她缓缓起身,看向蜷在地上的三尾貂,眼里,火光冉冉,是毁天灭地的杀伐。

明缪拖着受伤的腿,下意识后退。

还是人声,尖细又急促,明缪几乎咆哮:“要怪你就怪楚彧,这都拜他所赐,从我拿着白灵令去找他的时候,就给他机会了,诛妖台乱,我又给他机会了,可是呢?他从来都不看我一眼,我在北赢等了他七年,他竟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,他还暗中派了那么多人要杀我,甚至眼都不眨一下就灭了我紫绒貂全族,你算什么东西,你不过是个手无寸铁的人族女子,要杀死你,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。”

说到楚彧,她情绪便失控了,满面狰狞,张嘴露出了两颗尖尖的利齿:“你有什么本事,你不配!你根本不配陪他坐拥北赢妖族,只有我,只有我才配得上他!当年,若不是我劝服父亲,他怎会那般容易就荣登妖王的位置,是我一路助他,是我七年前第一眼就看中了他,是我带着紫绒貂族成千上万的兽群匍匐在他脚下拥立他为王,我一直在等,等北赢大乱,等他向我抛出橄榄枝,等他看我一眼,我终于等来了诛妖台异动,你算什么!你凭什么让他带你回北赢,你凭什么入住大阳宫,你不配,他是我的!他是我的!”

话及此处,她疯狂地大叫,像一只发狂的野兽,面目可怖,张开血盆大口,冲着萧景姒不停地叫嚣嘶吼。

萧景姒突然笑了:“原来,是个疯子。”眸子俯瞰,轻蔑地望着,“哦,还是头疯了的畜生。”

“你——”

话还未完,萧景姒攥着手里的银簪子便扎向明缪。

紫影一晃,她乍然消失,幻影在十米外的树枝上,一双兽眼居高临下地看着萧景姒:“还有一刻钟的时间,我埋在雪山巅上的火药便会点燃。”(未完待续)

最新小说: 迷失异界 人鱼魔尊饲养指南 当狗血文编辑穿成雄虫后 时间尽头生存指南 深巷有光 神雕群芳谱 鹿鼎记之小桂子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 天龙八部之慕容阿修罗